《關于推進黃金行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解讀之六

賦予中國黃金更強的流動性和市場基礎

文章來源:撰寫時間:2017-03-09作者:徐聞宇


  2017年初,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了《推進黃金行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提出“以建設黃金強國、滿足國內市場需求為目標”,著力構建結構優化、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綠色發展、安全發展的現代化黃金產業。

  筆者認為,黃金作為經濟轉型的穩定器、大國崛起的壓艙石以及金融資產的風向標,在未來經濟金融中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黃金——經濟轉型的穩定器

  馬克思說過,“貨幣天然是金銀”。現代社會從上世紀40年代的布雷頓森林體系過渡到了此后的牙買加體系,以及現在的美元本位體系,信用貨幣推動了經濟的成長但也帶來了很大的波動性。

  當經濟社會脫離了黃金這一穩定錨之后,信用的起伏帶來危機的發生。當下中國的經濟也面臨著結構轉型,國內的貨幣發行也逐漸從外匯占款過渡到國內資產,在國外市場貿易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興起的負面影響下,市場對于轉型中的中國國內資產信心出現波動。

  此時,無論是從狹義貨幣錨的角度還是從廣義經濟信心的角度,我們認為,黃金都將提供穩定市場信心的作用。

  因此,這需要我國構建現代黃金產業,以形成國內黃金流通和定價市場。

  《意見》主要目標之一是產量產能儲量持續增長。

  往上游看,對于黃金資源勘探和開發的持續推進,將為產業的構建起到基礎性作用。一方面,通過建設國內綠色礦山和清潔生產,提高資源能源的利用效率;另一方面,通過強化全球布局,依托“一帶一路”戰略,參與全球黃金資源的利用和開發。

  往下游看,構建服務型制造體系,通過完善優化下游消費流通領域,對于上游生產形成積極的正向反饋。

  目前,黃金企業利用“互聯網+”實現下游需求的對接,金融企業開展黃金業務進行投融資活動依然處于起步階段,伴隨著央行搭建國內金融市場的監管體系,黃金市場預計將獲得新的發展動力。

 

  黃金——大國崛起的壓艙石

  中國的和平崛起面臨著眾多挑戰,人民幣國際化的路徑并不平坦。

  黃金作為金融資產國際化過程中先行先試的產品,起到溝通中國和全球信心的作用。《意見》指出,“強化全球布局,依托‘一帶一路’總體戰略,積極參與國際合作。”

  在當下全球化遇到阻力的形勢下,外部的風險對于國內經濟和金融市場的影響可能會被放大:金融市場的國內外聯動的加強帶來風險的傳染,資金的流動加劇國內經濟調整背景下的負面影響。但黃金為國際化提供了信心基礎,黃金不是唯一的選擇,但確是更符合要求的選擇。

  中國這艘大船起航需要經濟和金融領域的舵手,而黃金是大船航行過程中的壓艙石。《意見》通過上游“綠色發展”、中游“智能制造”、下游“全球布局”,構建完善的黃金產業鏈,旨在賦予中國黃金的更強的流動性和市場基礎——定價權。

 

  黃金——金融資產的風向標

  《意見》強調,“要完善黃金市場,加強風險防范。因為只有在市場的流動中,才能體現一種資產的價值,黃金定價權的取得需要構建包括市場和監管等基礎設施完善的流通和交易市場。通過發展多層次的黃金市場體系,提高我國金融市場的競爭力和應對危機的能力。

  從國際市場來看,黃金價格的波動往往領先于其他金融資產,能對市場的風險提前發出警示。現代金融市場體系下,這種定價權的取得并不完全依賴于終端供給和需求,而在于流通環節的交易和定價——在交易中實現對上下游產業的套期保值、實物流通,以及資產定價的過程。

  我們認為,黃金作為經濟轉型的穩定器、大國崛起的壓艙石及金融資產的風向標,在未來經濟金融中,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56.9K
大神28pc苹果版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