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專欄>宏觀金市

一帶一路 金色之路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19-09-28作者:王亞宏


  “一帶一路”倡議作為新時期中國對外開放的頂層設計和促進全球化的“中國方案”,為黃金產業開展對外投資合作帶來新的機遇。黃金產業有漫長的產業鏈,從勘探采礦,到精煉加工,再到倉儲、交易、金融、消費等各個領域,因此改革涉及多領域協調發展,要增強產業全鏈條國際化發展的協調性,在協調發展中拓寬發展空間,在加強薄弱領域中增強發展后勁。當前,從黃金礦業企業到金融企業,再到珠寶飾品企業,全產業鏈都積極參與到“走出去”的進程中,并結合自身優勢,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合作項目。

 

  黃金礦企:沿“一帶一路”走出去

 

  “一帶一路”是中國黃金產業走出去的“黃金之路”。“一帶一路”將輻射中亞、西亞、東南亞、非洲等礦產資源豐富地區。同時,沿線國家黃金消費需求旺盛,投資交易活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擁有大約2.36萬噸的黃金儲備,約占全球黃金資源量的42%;黃金產量有1150多噸,占到了全球黃金產量的36%;同時,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有7座全球重要的礦山,其中,烏茲別克斯坦的穆龍套金礦和印度尼西亞的格拉斯伯格金礦以61噸和42噸的年產量位列全球前兩位。

  中國具有黃金勘探開采選冶技術和人才優勢,沿線國家資源豐富,但由于經濟水平有限,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的礦業發展水平較低,出口的礦產品仍以原材料為主。在“一帶一路”倡議下,進行礦業開發,有利于充分形成沿線黃金資源和中國黃金產業資金與技術上的互補,進而加快當地基礎設施建設以及互聯互通,推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同發展。兩者互補性較強,合作開發黃金資源的潛力和空間大。

  中國黃金礦業企業在黃金開發技術方面具有比較優勢,中國黃金產業擁有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科技成果,可有效解決難采、難處理黃金資源的開發難題。特別是中國的生物氧化提金技術在菌種、溫度適應范圍、有害元素耐受性方面在國際上處于領先水平,在原礦焙燒、加壓預氧化等世界先進提金工藝均已實現工業化。

  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我國黃金企業加大對沿線國家的投資力度,拓展了海外發展新空間。

  中國黃金剛果(布)索瑞米項目已正式投入運營,吉爾吉斯斯坦庫魯金銅礦、布丘克金礦正加快施工建設;紫金礦業已在塔吉克斯坦等9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布局;山東黃金集團、招金礦業等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多個項目進入實施階段。隨著中國具備向相關國家輸出找礦、采掘、冶煉、流通、交易的一整套系統、先進的技術標準的能力,中國黃金礦業“走出去”的同時,也將推動中國黃金標準“走出去”。

  中國黃金行業在“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不但能有所作為,還能為行業未來的發展奠定基礎。

 

  黃金市場:告訴世界“我來了”

 

  上海黃金交易所近年來連續推出黃金國際板以及開創性的“上海金”人民幣集中定價等業務,這種國際化的路徑增加了中國價格的國際影響力和吸引力。

  “上海金”作為以人民幣計價的黃金交易品種,規則清晰透明,面向境外外投資者開放,讓國內和國際兩個黃金市場實現聯通。境外投資者能夠開設上海自貿區賬戶,使用離岸人民幣參與黃金交易所的國際板和主板市場交易。自建立以來,國際板“上海金”交易規模日漸增大。

  以國際板“上海金”為平臺,更多境外投資者開始對中國黃金市場有了更多了解和認識,逐漸接受并廣泛使用人民幣計價黃金進行投資,上海黃金交易所逐漸獲得國際黃金市場的認可,以交易規模來衡量的影響力日漸提升。

  “上海金”還主動“走出去”,擴展價格體系的國際影響力。上海黃金交易所一直努力推動在國外的交易所掛牌以人民幣計價結算,以及用“上海金”基準價作為結算價的黃金合約。此外還努力吸引更多的境外主體參與使用上海黃金交易所產品,擴大在國際市場中的影響力。

  比如上海黃金交易所就和迪拜黃金與商品交易所于2016年10月率先簽署了《上海金基準價授權使用協議》。該協議規定,上海黃金交易所授權迪拜黃金與商品交易所在以離岸人民幣計價的黃金期貨合約中,使用“上海金”基準價作為合約現金結算價。這一協議有力地提高了國際市場對“上海金”的接受程度,提高人民幣計價黃金的影響力。

  莫斯科證券交易所在2018年4月同上海黃金交易所簽署合作備忘錄,旨在發展雙方黃金交易所貿易。簽署備忘錄使雙方能開始合作,包括創建新的交易所產品。這一系列措施充分體現了黃金的資金融通能力,發揮了黃金市場以及資本市場支持“一帶一路”建設的作用。

  目前,“上海金”已成為國際標桿之一,在交易方面,全球投資者的不同貨幣都可以作為沖抵保證金,之后以人民幣計價交易。另外還實現了交割全球化,在自貿區專門設立了上千噸的黃金交割庫,既是中國的實物交割中心,也是亞太的中心。

 

  黃金首飾:多渠道外向發展

 

  本世紀以來,中國的珠寶首飾業得到爆發式發展,從產值1億元發展到近6000億元,從業人員從2萬人發展到200萬人,中國年黃金首飾需求達到700噸之多;同時,中國還是世界上最大的鉑金、玉石和翡翠消費市場,是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大鉆石市場,年消費鉆石達11億美元。

  中國每年黃金飾品的加工量高居全球第一,其中不少金飾企業都瞄準海外市場,將自身的產品銷往世界各國。

  目前,深圳已經成為中國乃至國際珠寶的“世界工廠”,在珠寶飾品加工行業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黃金珠寶首飾制造業作為深圳首飾行業的基礎,其產銷規模、品牌與標準建設、創新能力等在珠寶行業均居領先地位。黃金珠寶首飾業已經成為深圳市傳統優勢產業與文化創意產業的典范。

  蓬勃發展的中國黃金珠寶飾品產業有著外向型的基因,中國有超過200家珠寶飾品加工廠常年為國外加工首飾,年產值30多億美元。還有300多個工廠具備加工外單的能力,潛在的加工能力還遠沒有挖掘出來。可以說,在珠寶鑲嵌加工方面,中國的優勢極為明顯,已成為世界珠寶加工中心。

  隨著電子商務的拓展,一些中國的珠寶加工企業在亞馬遜等海外購物平臺上開設直營外貿店,縮減交易成本,實現跨地區銷售,實現了全球開花的效果。

56.9K
大神28pc苹果版二维码